在美國“高露潔”大學感受博雅教育
2019-12-19 08:45:26
來源:河北悠活
作者:河北悠活
點擊:150次

文|一顆菩提子
因為工作的原因,幾乎年年都去美國,也走訪過很多大大小小的高等院校。這次因為先生回母校的緣故,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科蓋特大學,仍然覺得受益匪淺很有感觸。
還是先來普及一下科蓋特大學(Colgate University)吧。一提到這所大學,可能大家都會聯系上英文里同名的“高露潔”牙膏。學校確實是因為高露潔-棕欖公司創始人的大筆捐贈而更名。后來牙膏廠的名氣越來越響,也順便給學校做了廣告。
學校始建于1819年,是一所頗有名氣的文理學院。據說70年代還跟布朗大學競爭美國常春藤大學的席位。現在位列25所“新常春藤”名校之一。學校位于紐約州的漢密爾頓市,從紐約市開車大概要”跋山涉水“5個小時,經過一大片森林和繞過一個湖泊才能到達。校園風景如畫,像是隱世的桃花源。我們去的時候是五月底,剛好是一年里最好的時節,湖光山色,風光旖旎。學校200年前由13個創始人揣著13美金列出13項條款祈禱了13次以后正式成立,因此13是學校的幸運數字。目前學校有大約300名教職員工和近3000名學生,學科分類也比較全面。在文理學院中的規模應該數一數二。

在美國“高露潔”大學感受博雅教育

柳蔭大道 (Willow Path)

校園里風格統一的建筑

校園里風格統一的建筑

 

畢業典禮時的火炬儀式

畢業典禮時的火炬儀式

學校在亞洲最有名的校友當屬何鴻毅博士(Robert Ho),他也是學校目前最主要的捐款人之一。校園內的幾座主要建筑都以他的祖父何東爵士命名。何博士為人低調,以至于我先生畢業在香港住了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也是大名鼎鼎的何東家族的成員。何博士近期又捐了一千五百萬美金,用于學校”心智,大腦,行為”項目(Mind, Brain, and Behavior Initiative) 的發展。該項目將涉及心理學,神經學,生物學,哲學,語言學等學科的跨學科合作和研究。
今年正值學校200周年校慶。據說大約4000名校友從世界各地趕赴母校慶祝。學校所在的小鎮一夜之間人口翻了一番。很多50,60年代畢業的老校友都趕來參加校慶。我們還見到幾位家里從一八幾幾年起,好幾代人都從科爾蓋特大學畢業的。
兩天的校慶活動十分豐富,有校園參觀,不同種類的課程,整晚的戶外音樂派對,啤酒品鑒團等等。先生畢業已經12年了,一直沒有機會回母校。我們到達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他當年最愛的中餐館“明月”。想不到大學時不經意間選修了中文課學會了吃中餐,冥冥之中又輾轉來到香港,還娶了中國太太。
校慶最高潮的當屬校長的演講。學校禮堂里座無虛席,都在等著他宣讀科蓋特大學第三世紀的遠景規劃。因為我從事高等教育發展方面的工作,所以對學校的發展特別有興趣,一邊聽還一邊記筆記。校長Dr. Brian Casey很有戰略思維,眼光長遠。他提出了四個大的發展方向,其中第一位的就是就是對學生,教師,和員工的支持。除此之外,他還計劃在學術研究,學生體驗,以及學校環境方面做出改善。校長認為學校做得出色的地方,要將其做得更好。雖然只有短短的45分鐘時間,但學校未來的方向清晰可見。其中有一個小地方讓我很受感動 -- 校長在演講一開始逐一點名介紹他的領導班子的成員。雖然站在聚光燈下的只有校長,可這些“無名英雄”在學校發展中也是功不可沒的。相信在這樣一位富有領袖才華的校長的帶領下,學校一定會更上一層樓!
在校慶期間,我好奇的詢問了一眾畢業生當年選擇科蓋特大學的原因。對于國際學生來說,獎學金是最重要的因素。而其他條件,諸如學校位置,專業設置,教師水平,深造和就業機會等等也是考量的因素。先生2007年畢業,當年只有一位中國留學生,三位印度學生。據說現在每年都有20到30位中國學生,而印度學生的人數也增長了不少。當年需要靠全額獎學金才能留學,而現在的中國學生幾乎人人都能全額支付學校五萬美金一年的高昂學費。
十幾年以前,選擇留學美國讀文理學院的學生還是少數。大多數是因為豐厚的獎學金而申請。但現在在國內,越來越多的學生選擇文理學院。文理學院究竟好在哪里?
在美國,文理學院專注于小規模但高質量的本科教育,傳統上學生大多來自富裕的家庭。雖然起源于歐洲,但當今的文理學院大都參照的是美國模式。文理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這一名詞起源于拉丁文,指的是“適合具有自由思想之人的學科”。在中世紀的歐洲大學里,這些學科共分為“七藝”,包括文法,邏輯,修辭,算術,幾何,天文和音樂。在文藝復興時期,這種類型的教育的含義變得更加廣泛,通常用于和職業及專業教育區分。雖然這類教育的范疇不斷變化,但名字卻沿用至今。現在很多文理學院開設的學科種類也更豐富,不僅包括傳統的人文社科類,還有理科甚至工科可供選擇。
文理教育在中文里又被翻譯為博雅教育,讓人聯想起儒家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以及重在培養人文素養的教育理念。
博雅教育的特色是教育的廣度和深度。而核心課程又是其精華所在。除開某些理科和工科,一般來說學生在大學前兩年不需要確定專業,而是通過涉獵不同大類學科來探索自己的學術興趣。比如在科蓋特大學,學生前兩年必須先完成五門核心課程,包括:古代世界的遺產 (Legacies of the Ancient World), 摩登時代的挑戰 (Challenges of Modernity), 社群和身份認同 (Communities and Identities), 看世界的科學觀 (Scientific Perspectives of the World), 和全球參與(Global Engagements)。學生還必須在三大領域里選課:人類思想和表達(Human Thought and Expression),社會關系,制度和能動因子(Social Relations, Institutions, and Agents), 和自然科學及數學(Natural Sciences and Mathematics)。這樣的課程設計不光讓學生的知識框架更加完整,也能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深入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這些基礎課程的奠基下,科蓋特大學的學生喜歡選擇的專業包括經濟學,政治學,歷史,心理學和國際關系。在美國,由于大學學費高昂,家長越來越看重投資回報。很多人抱怨文理學院只有富裕階級才能消費的起。學生們無奈的放下手中的莎士比亞名著而紛紛跑去學C++。而在國內,讀書無用論在近年被炒得沸沸揚揚。大學的專業設置也不斷強調與就業市場掛鉤。大學教育的好壞被簡化為畢業后的工作和薪酬, 失去的是對于學生品格的培養和心智的啟發。
這種實用主義的觀點無可厚非, 卻違背了大學的精神。
曾執教于耶魯大學的作家德雷謝維奇(William Deresiewicz)在他的暢銷書《優秀的綿羊》(Excellent Sheep: the Miseducation of the American Elite and the Way to a meaningful Life)里探討了精英教育和有意義的人生。他指出“每個人生來都有一副頭腦,但只有通過內省、觀察,把理智與情感結合起來,從經驗中探尋意義,找到目標,才能形成獨特的自我。而這個過程通常開始于大學時期,這是人生中的一段自由時光,既沒有家庭負擔,也沒有事業上的牽絆。在這段時間,年輕人可以不無拘無束地接觸他人,并向他們學習”。
而在中國,提到大學教育,就不得不提到蔡元培先生。他擔任北大校長期間,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開拓了盛況空前的學術氛圍也塑造了中國近代的大學精神。除了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方針,他還認為“大學的宗旨應該是研究高深的學問”。大學不以職業教育為目的,而應該培養學生“研究真理的興趣和致力學術的人格”。當時的工商法律科系被認為是踏入仕途的捷徑,而蔡元培先生卻決意撤銷或者削減這些科目,反而大行其道的擴充文科。除此之外,他還提倡“文理交融,自由選科”,要求文科生要學理科,理科生也要學文科的同時,給與學生不拘于專業按興趣學習的自由。他對于大學的理解和情懷在今天看來都是讓人高山仰止的。
在科蓋特大學的網站上寫道:”學校的宗旨是培養治學嚴謹,能夠富有理性的挑戰自我和他人的思考者。我們選擇那些在謙卑和自信中都能成長, 并且樂于探索全球視角的深刻而成熟的學生”。
先生當年選擇了哲學和宗教學專業。像很多國際學生一樣,因為害怕畢業以后在美國難找工作,他又讀了個雙專業的經濟學。這樣折中的做法也不失為一種選擇。雖然他現在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卻坦言當年的哲學訓練對他的幫助更大,比如邏輯思維和辨證分析問題的能力,以及對智慧的追求。金融市場不是簡單的起起落落,低買高賣,背后錯綜復雜的角力需要考驗眼光和運氣,也需要探索和思考的勇氣。
我們離開科蓋特大學之前,先生的大學導師Chris Vecsey教授和他的太太邀請我們去他家做客。在科蓋特大學,每位學生都有一位導師,提供課程和專業上的指導。先生畢業十多年,和教授斷斷續續保持了聯系。前幾年他和夫人還專程飛來印度參加我們的婚禮。Vecsey教授的研究興趣是美國印第安人的宗教。他儒雅,風趣,又學識淵博,和他聊天如沐春風。先生很仰慕Vecsey教授,他總能在學生發言以后,用最精準簡練的語言概括并且將內容提升到新的高度。他在循循善誘中教會學生批判性的看問題,鼓勵學生去追求思考的快樂。
愛因斯坦說:“在你離開學校后忘記了所學的一切以后,剩下的就是教育”。而最好的大學教育莫過于你將在大學期間遇到的良師益友。
(首發于簡書@一顆菩提子)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